追忆爱国侨领郑炎浓先生

113
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: 苹果(iPhone)安卓(Android)安卓国内下载(APK)

惊悉委内瑞拉《委国侨报》社董事长、华恋社中华会馆原主席、加省华人杂货同业商会原主席郑炎浓先生因病去世,享年88岁。作为曾经追随过他的两位“小朋友”,我们对郑炎浓先生的离去深感哀伤,我们对他的印象细腻而温暖。

郑炎浓先生平易近人,谈吐幽默,我们在《委国侨报》工作的那段日子,不论长幼,一律称他“炎叔”。炎叔性格宽厚,很有长者风度,星期天经常带编辑部同仁到华人茶居喝茶,他做事喜欢亲力亲为:他开餐馆,我喜欢厨师一道研究新菜式;他搞报纸,他告诫编辑同仁要善于吸收西文报纸的优秀经验;甚至开车,八十岁以前他喜欢自己掌握方向盘。积极、乐观、大度、宽厚,这是炎叔给我们的第一印象。

炎叔晚年对华社最大贡献就是创办《委国侨报》。委内瑞拉华侨华人从此有了属于自己的报纸,有了属于自己的声音,这是值得写进华侨史的大事。炎叔读书不多,但是对办好《委国侨报》高度重视、细细考量。办报初期设备简陋,发行量少,举步维艰,他都没有轻言放弃,而是一步一步带领报社同仁披荆斩棘筚路蓝缕地走了过来。没有专门办报人才,他就返回大陆高薪聘请,我们两人就是他诚聘来到委内瑞拉办报纸结下的缘分。炎叔晚年为《委国侨报》的发展耗尽心血令人叹服。最近我们在大陆重逢《委国侨报》现任总编辑、三十岁出头的龙涛女士,谈到《委国侨报》如火如荼的新媒体发展趋势,看着风华正茂、充满激情的龙涛女士,我们为《委国侨报》的薪火相传、后继有人而高兴。果真如此,《委国侨报》幸甚,委内瑞拉华侨华人幸甚,为《委国侨报》发展耗尽心血的炎叔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瞑目了。

炎叔来委内瑞拉超过六十五年,是名副其实的老华侨,虽然离乡日久,但是依旧爱国爱乡赤子情怀。他对家乡的公益事业是出名的慷慨的,“他手头暂时没有钱,但是他就算借钱也先把家乡的公益事业办起来”这是很多恩平乡亲对炎叔爱国情怀的赞美之词。我想,炎叔留在恩平市、留在东成镇、留在横岗头村的一桩桩一件件公益善举是最好赞美。有点余力为社会做点奉献,为有需要的人送点温暖,炎叔用他的一生为我们树立了楷模。

炎叔为人温和,但是事关国家民族大义之事他绝不含糊。他是加省华人杂货同业商会的始创者之一。在华商与当地供货商的博弈中,他带领全体华商同声同气据理力争,为维护我同胞合法权益寸土不让,最终令那些曾经一度看不起华商的外国供货商理屈词穷举手投降,此举大长我中国人之志气。我们这些小辈,经常听到炎叔讲到这段兄弟齐心、其利断金的激情岁月,他说到激动处,不禁仰头哈哈大笑。他真是一个强者。

炎叔是君子,念恩情不念旧恶。他和谁都可以是兄弟姐妹,他生前开设的餐馆,南来北往是乡里,一声老表恩平人,只要他老人家坐在店里,就象磁铁一样吸引着众多的乡亲谈天论地热火朝天。炎叔好人缘,我们离开《委国侨报》的这些年,与很多委内瑞拉老友重逢,大家谈起郑炎浓老先生,都是充满感情充满尊敬。我想,一个人终其一生爱祖国、爱家乡、爱亲人、爱事业、爱同胞、爱社团,持之以恒不曾稍减,这是难能可贵的。

炎叔走了,八十八岁的生命历程留给我们几点思考:一个人要成功,就要有一股精神,有一股干劲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;一个人要走得远,一定要学会看人长处、与人为善,助人为乐雪中送炭不嫌多,一个人的人缘有多好,他的事业也就有多好;一个人旅居外国,应该有中国人自己的精气神,做生活上、事业上的强者,活出中国人的尊严和风采。

炎叔,感谢你老人家生前对我们这些后辈的提携和帮助,阿黄和阿陈写下这篇短短的文章为你送行。祝愿你一路走好。
(作者:聂国常、黄柏军、陈伟雄。注:聂国常,《委国侨报》副社长。黄柏军,《委国侨报》原总编辑;陈伟雄,《委国侨报原编辑部主任》。)

分享: